捷寶建設‧定豐開發

捷寶美述館

以羅浮宮藝術精神,寫下北台灣新地標 North by the louvre museum art spirit,writes do- wn the Taiwan new terrestrial reference

陶文岳

陶文岳老師從小對於形象的拿捏就非常精準。 近年來抽象的空間加入符號性的東西與複合媒材搭配變成創作的一種風格,他猶如一位線條色彩的哲學家,將不同材質的創作手法,加重作品本身的凝聚力和週遭產生一種對比,解讀老師的作品,如同傾聽心靈的悸動。 旅法藝評家陳英德說:陶文岳喜歡在小品素描中試探各種創作的可能性,這不是對客觀世界的描繪,而是有一種主觀的企圖想改變客觀世界的用心。他在日常見到的事物背後,發現隱藏著只有憑直覺才能攫取的真理。藝術創作應是一項探索真理的手段,捨此,還有什麼比這更重要的? 「緣起緣滅」與「聚散離合」是人生過程中,互動變化的珍貴體驗。 人因濃郁的緣分而相聚,緣滅了,自然就離散開來。 這種自然輪迴的無常道理,常顯現在我們現實世界中。 以植物的種子來意喻生命力的開展,畫面中的細紅絲繩,牽繫著緣分的企盼與象徵。 植物天生就擁有自然原生魅力,特別是許多生長在鄉間的不知名野花野草,往往具備更頑強的生命力。 原僅是一段旅程中的小小速寫記憶,藍色的小花朵經由畫面需求放大特寫後,其造型特徵接近台灣野百合的味道,這種不經意碰上的偶然性,也是創作過程中發現的樂趣。 大自然的節氣包含著春分、夏至、秋分、冬至等自然循環的演進變化. 這些節氣的時空交替,猶如上演著詩意動人的生命樂章。 以四幅作品合組成一大件,呼應春、夏、秋、冬四季。 畫面保留了點、線、面等抽象意境的勾勒,以橙、橘、黃、綠為主調色,記錄了時空變換下的奧妙印記。 20世紀是人類邁向科技文明最進步的時代,同時擁有巴黎到紐約兩個世代的藝術之都。 對這個世紀的文化緬懷時,不知不覺又跨越到21世紀,電腦數位時代將世界的時空主動拉近,這些都是以往未曾經歷和想像的事情,如同一種新奇的熱戀。 畫面由15件作品合組,以抽象的表現形式呈現。 不同的點、線、面色塊和圖騰符號,內容包含代表植物種子的成長、自然節氣的變化、建築與都市文明的結構、時代的紀錄與印記........等綜合構造,形成視覺的韻律對比,強弱、快慢、輕緩、高昂........如同音樂的節奏,讚頌和憧憬新世紀的詠嘆調! 此作品由三組畫面構成,以略帶神經質顫抖的白線描繪出植物的造型輪廓,訴說生命成長的經驗故事。 植物常常被賦予擬人化的色彩與象徵,藉由其與環境搏鬥的生命意志力來顯現生存的意涵,也意喻著面對人生困境時,要像植物一樣擁有堅強的韌性,面對挑戰而生生不息。 陶文岳老師創作時總喜歡聽一些悲懺的音樂,他覺得那較能夠貼近靈感的泉源。他的生活,除了繪畫之外,喜歡研究和收藏佛、道教的雕刻文物及非洲雕塑,原始樸拙的非洲造型和充滿東方色彩的佛、道教文物,在把玩和研究過程中也逐漸潛移入創作中,成為畫中造型、色彩和圖騰符號。許多繪畫作品喜以系列組合的方式呈現,就像是一種隱藏的密碼,而藝術家正式開啟密碼的靈感。 自然界總是充滿了神秘多彩的現象,如同天空的高遠與海的深邃難解。 將時間和空間柔進畫面中,各種自然符號造型 包含意象和抽象的圖騰線條皆交錯穿梭在虛實空間中 傳達探索自然和內在心靈的樂趣 以九件畫作拼組成一大件作品,每個色塊區域都是每日隨想偶得的紀錄,裡面包含了簡單的符號,逸筆草草的點、線、面與書法性的線條表現,象徵著時光印記,自由縱橫地來回穿梭畫面,如同靈光乍現時所碰出的靈感火花,適時地表達來自藝術家深層內在的意識行為。 藝術創作對我而言,是來自個人內心世界的反省觀照,這些元素包含了已消逝歲月中感情的沉澱,對時代環境的依戀與關懷,在未來世界的臆想憧憬。許多人以寫日記的手法來記錄生活,而我則是以素描和繪畫來表現。所以本來形諸文字的意念表達方式則轉化成為點、線、面和圖騰符號來代替,這些經由淬鍊之後的簡單形象,不拘泥於抽象或是具象的結合方式,希望能達到更多的想像空間。 文出處:赤粒藝術